叫我懒(x)桃也!需要抽打才能工作!
瞎几把写作种子选手!兴趣不定!欢迎唠嗑!
微博→桃也_温彻斯特打鬼热线

【女权主义学术唠嗑文】《你称之为传统的,我称之为骗局》(下)

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

 (上)  (中)


五、港港女权婊与直男癌,以及女权主义者要争取的权利和要付出的义务




我知道上面的历史真喵叽长,看到这的是真爱,我先旋转比心一波!


 


接下来,来讲讲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女权婊”和“直男癌”?


 


我国因为计划生育这个特殊的政策,迫使(当然也有很多并不是迫使)许多城市家庭(农村因为重男轻女现象更加严重,往往推行一胎半政策,即头胎为女可再生一胎,头胎为男则不能要二胎,太迷了……)只能将教育资源用于唯一的女性继承人身上,对于这些女生而言,由于她们在受教育及培养上同之前的女性相比,资源的支持有了极大程度的提高,所以在成长中重男轻女现象对她们而言没有那么明显的暴露。但一旦开始工作,步入婚姻,老一代的重男轻女思维将如墙一般横在眼前,这个时候,她们忽然意识到自己从人被特化成“女性”了,落入“白马非马”的骗局,她们忽然被告知原来自己该给“传统”让步了,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往往造就了现在的城市女权主义者。


 


而有的女性幼时遭受了巨大伤害或遭遇了极大不平等,或者单纯地仇男,将一切男性都视为洪水猛兽,却还要大义凛然地像个革命斗士,光荣地扯着女权的大旗,让自己泄私愤的原由显得更加有理有据可歌可泣。而有的女性只想要利益,只想要优待,却不想付出任何努力。她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主义其实并不是女权主义(又或者明知故犯蹭热度),却望文生义,将女权主义理解成社会福利一类的东西,便成为所谓“女权婊”。


  


而所谓“直男癌”(一视同仁地讲,gay里也有歧视女性的,还有很多女性自身也是),一大部分是因为家庭教育和社会舆论,他们绝不是生而就成直男癌的。


 


比如:


 



“不要像女孩子一样哭哭啼啼。”


“你连个女孩子都赢不过。”


“说话大点声,别跟个女孩子一样。”


“哎呀男孩子应该不拘小节点,哪需要每天像女孩子一样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


“我下次给你买个枪,别玩娃娃。”


“又不是女生,报什么文科。”


“只有买到房子才能找到老婆啊,现在女的都很势利的。”


“有钱(数据删除)长,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啊。”



 


 


…………


 


 


诚然,很多话都是激励性的,可这样潜移默化的对比让一些男性认为女性就是比男性弱一等的人,将性格特点分成“男性化”和“女性化”,可是性格本身又哪有什么分别,难道一个男人因为他温柔,泪点低就要受人耻笑嘛。而这些男性中的一部分又极少跟女性来往谈天,他们对女性的认知来源于女性亲戚和影视剧作品,还有垃圾营销号的宣传。这就太过狭隘了。在他们眼里,尤其是上了大学后,发觉女性有人格都是一个很令人惊奇的事。他们忽然发现,有些女性竟然不按照规矩来,居然没有讲三从四德,居然会拒绝他,他万万没想到啊,先是恐慌,然后确定自己肯定是对的,那么就一定是对方的锅了!


 


 


请各位细思一下,微博上那些“女权癌”和“直男癌”的猎奇言论,是不是正因为有男女不平等的客观事实才造成的。


 


现在,令无数先辈扼腕的是,女权主义已经被半污名化了,女权癌快跟直男癌并驾齐驱成为喷人小先锋了,所以我必须声明我们女权主义者究竟要什么,又要付出什么呢。


 


女婴的出生权(非地图炮只举个例子,现在江西仍有溺女婴事件,且根据《大西洋月刊》报道,从1998年到2004年,中国性别比例每增多1%,性暴力和性侵犯的例子则会增加3.7%),女性的教育平等权(如果家庭经济有问题,在姐弟之间选择,往往姐姐成为了牺牲品。都是一所大学,要求女生要比男生分高二十分才能进!),女性的性自由和生育权(荡妇羞辱从未断绝,生女儿就要被骂,生物老师大概是死的早,甚至有些地方是直至生出儿子才同意办结婚证,而单身女性不允许冰冻自己卵子),女性的平等工作权(现在的情况是,女性占多数的工作,为了要平衡所谓阳刚气,就算应聘男性的成绩低也要自降标准录进去,而优秀的女性则被拒绝。而男性为多数的工作,则因为不适合女性而拒绝女性应聘者,同工不同酬的情况仍然是所谓惯例),女性在婚姻中的财产保护(之前婚姻法二十四条,不能再恶心人了),女性的参政发声权(隐形歧视太多,只要求小学老师多招男性,没说人大代表多找几个女性)。


 


这是不是,很正常的要求。


 


 


而我们要付出的是什么呢,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挣钱,勇于发声,要在各行各业展现出女性的风采,我们要面对的,要抗争的,要结束的,不止是来自外界的偏见,亦有来自女性内部许多人由不自信感扭曲来的“识趣”。自立的女性不以性别为挡板,不以社会轻要求为借口,而是尽自己可能完成自己的任务,不将性和孩子当成一种交易运用在恋爱婚姻关系中,拒绝高彩礼。最好是深入基层管理或刑事机构中,去做更多的实事,有更大的空间。我们不歧视家庭妇女,如果这是你了解还有其他的路可走,然后还这么选择的,没人指责,我们所不乐意看到的,是很少有家庭主夫(不要看不起家庭劳动,这是非常考验应对能力和统筹能力的)的现实,男性的社会负担太重和社会期待值太高了,女性需要替他们分担。


 


 


综述、唠了半天嗑,最后再多说两句


 


 


 


 


我们行经至今日,是的,不可否认地仍然受身体细胞内复制子的控制,受愚蠢思想的遗毒,但我们已经不是动物,我们有能力走出基因的泥沼,我们可以因学习而获取智慧,每一次使用避孕套,都是一次小小的对抗。


 


无数例证告诉我们,女性的解放和男性的幸福是及全人类的幸福都是紧密相关的,因为在现代社会里,付出和受惠,主动和被动,绝不应是哪个性别的义务和权力。我相信,女性的受苦受难,源于骗局,囿于骗局,将终于人类文明进步的荣光。


 


 


 


 


——完——


 


 


补充:


1. 云南算是我国从古至民国都崇尚于自由恋爱风俗的地方了,“多男竞一女的,多女竞一男的”都有,所以云南有《老司机带带我》《死了丈夫好出门》这样的山歌就不足为奇了。


2.陈东原先生自然有他的时代局限性,比如对于女同性恋的排斥,对晚婚不婚女性的不理解,但这不妨碍他是一位优秀的大家。


3.女同性恋也不是现在才有,清朝广州地区就有大量女性“以姊妹花为连理枝”,二女同居,“凡妇女订交后,情好绸缪,逾于琴瑟,竟可终生不嫁”。


4.文中多处使用陈先生的话,因行文需要不能一一标注,还请陈先生与各位读者原谅。


 


作者:西瓜 校对:桃子



评论
热度(239)

© 我的坦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