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懒(x)桃也!需要抽打才能工作!
瞎几把写作种子选手!兴趣不定!欢迎唠嗑!
微博→桃也_温彻斯特打鬼热线

【惊蛰】我朝药丸


“实在是一派胡言!”
礼部王侍郎气得要摔笏板,被身侧的周员外一把拦住才稍微冷静了点,收了动作,但气焰一点没弱。
“以一己之力更变造物内里,你怎知没有毒害没有反效?你这是逆天行事,违背伦常!那可是黎民百姓仰以为生的粮食啊!你怎么敢当着圣上及天下苍生的面,公然挑衅上苍!你!好一个太医院院首!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皇上掐了掐眉心,正准备出口打断,就听到戏同样很多的户部父子兵——小陈侍郎抱着大概是刚晕过去的他爹户部尚书哭喊:“爹!爹!你不能有事啊爹!皇上还没答应呢!爹你醒醒…”
皇上站起身,他动作不大,但一时间朝堂上引战的、哭爹的、拉架的大臣们全都滞住,虽都还面部表情丰富,但总体上看是没了动静。皇上心下有点淡淡欣慰,但还是盖不过莫大的烦愁。于是在满朝注视下他甩了甩袍子,声音冷硬:“此事日后再议。退朝。”

他大概明白院首的意思,无非是把粮食变得更适世。
听起来美好,可谁都不能说这里面一定没有风险。甚至更难办的是,起码现在对那些能不能预料到的风险都还没解决的对策。
皇上算世间不多的开明人,他尚且觉得别扭,不怎么愿意接受,更不消提与他的王侍郎陈尚书一类的大部分百姓们。

他踱着步,漫无目的,回过神已经走到皇后宫门口了。他招来御前总管,说让人把奏折搬来皇后宫里。
御前总管应了声“是”,正准备去忙,皇上又把他喊住,说出了没那么正直的真心话,“还是先传膳吧,忙活一早上了。”
御前总管:???可是皇上你早上就听了个晨会还啥都没干呢啊。

用过膳,皇上就歪进了皇后的寝殿。
皇上瘫在床上,语气一片怅然:“朕是怕遭天谴啊。”
皇后闻言剥了颗葡萄递到天子嘴边,温声道:“皇上此言差矣。民间俗语: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遭天谴的准备,皇上应自娶我那日就张罗齐全了才是。如今皇上合该债多不愁,无畏无惧。”

那颗葡萄卡在嗓子口,差点成为了杀害当今圣上的真凶。
皇上爬起来惴惴去觑身边人的脸色,见一如往常,才敢梗着脖子躺回去继续装老爷们:“瞎…瞎说什么!这一见倾心的事儿岂能由着上天做人的主。”
说完觉得自己挺有理,还摆摆手示意不再吃那葡萄了。
“朕乏了,你让朕静静。”
皇后拿帕子细细擦手,擦完站起来任宫女给整理裙裾,睬都不睬龙床上的人是不是真装睡。
“感情之事尚且如此,那改命逆天,救人于水火之事,皇上总不至于冷眼相待,妄加指摘吧。”
皇上翻了个身,面朝着皇后闭着眼叹气,“罢了,还走什么,上来陪我一道午睡吧。”

皇后是两年前才立的继皇后,先皇后生了太子没调理过来就去了,皇上足足给她守了十多年的寡,称得上贞洁烈夫了。继皇后来头不小,曾是男子身份。前些年有名的少年探花就是他,但凡出门上街都能引得京里一票贵族女儿争相制造偶遇来着。但最后还是被圣上给辣手摧花了。
说是曾,是因为三年前皇上给满朝道德经们劝他回头是岸念得头疼。彼时还不是皇后的皇后找到了当时还不是太医院院首的院首,直言要变换雌雄,给当今圣上和太子一个完整的家。
院首也是个艺高人胆大的,没通知皇后家属就摸索着前进,等到皇上发觉时都进行到没法改弦更张的地步了。

后来等皇后能下地走路了,皇上立马下了圣旨,封其为皇后。朝堂上还是有反对的声音。
先是理论。
皇上看着谦逊,说出来的话能把人怼死,“你们要是也能给朕找个文能全国科举名列前茅还被长相耽误指了探花一位,武能领兵操练下地种田做过巡按知州的,再来找朕说不服。”
后是威胁。
不能接受的老臣们动辄要以头抢地,抑或抱着开国皇帝的高仿牌位哭得像个孩子。
但渐渐没人否认皇后是个血性男子,哦不,女子了。

皇上记得自己刚知道皇后瞒着自己去干那么件大逆不道的事的时候,内心酸涩,直直往下坠。他恨不得以身替之。他前后服侍,辗转反侧地陪着,皇后醒来第一句话,却是说:“这下皇上不必担忧伦常了。”

皇上窝在皇后怀里突然出声:“饥荒年间,饿莩满地,蝗虫过境,易子而食。朕不愿这样。”
皇后拍了拍他的后背,满是安抚,“那便逆天行事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评论(7)
热度(12)
  1. 我的坦林 转载了此文字
  2. ID乃身外之物我的坦林 转载了此文字
    后期无力感强 但还是十分有趣 是杂交水稻还是转基因啦?

© 我的坦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