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懒(x)桃也!需要抽打才能工作!
瞎几把写作种子选手!兴趣不定!欢迎唠嗑!
微博→桃也_温彻斯特打鬼热线

【SKAM】[Evak]诸事不顺,颜面尽失:(

“巧克力?”

Vilde耸耸肩,露出了“果然如此”的无奈笑容,然后还是眨着她那双大眼睛,耐心到烦人地朝着几次试图绕过她的Isak说明来意。
“是的,我们很久没有聚过了,所以我在想或许我们可以在下周二——情人节前一天,开一个…”
“Party?”Isak截断话题,企图用抢答来逃过Vilde的纠缠。
“…巧克力DIY聚会。而且鉴于你用照顾Even的名义翘了很多次我们的集会,但Magnas告诉我的是Even好得很,所以我们决定这次还是在你家举行。”

Isak瞪大了眼睛,差点被气笑。他真是没想过Magnas居然为了哄Vilde开心如此丧心病狂。Isak把书包背带往前拽了拽,视线乱飘,仍然没放弃狡辩:“Magnas怎么可能知道Even的情况?他说这种话只是为了哄你开心吧!”

Vilde歪了歪头,笑得像个礼貌的小恶魔,“是的,他从没跟我说过,所以我也是猜的,但看起来我猜得一点都没错。”

“别急着否决,你难道不想送给Even一份你亲手做的巧克力吗?”小恶魔引诱小天使中。

Isak显然犹豫了起来,踱起步来,终于在Vilde的和善注视里,他绕过了Vilde。然后小天使开心地做出了回复:“一点都不想!我才不要做那种事。”

Vilde是不会轻言放弃的,任何认识她的人都应该对这句人生真理有过切身体验。
Isak可以无视Vilde,但他做不到无视Magnas。
尤其当Magnas威胁他如果他不按Vilde的心意举办那个娘唧唧的巧克力糟蹋大会的的话,Magnas就会带着Vilde出现在任何他和Even会出现的场合里。
Isak先是觉得这个想法太卑鄙,然后才好笑地开口询问这么恶心人的主意的疑点,“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踪呢?”
Magnas邪恶得像个青春期反派,“因为我们买通了Eskild。他最喜欢巧克力DIY了。”
Isak眼神放空了一瞬间,内心基本肯定了这不是又一个诈骗。
因为Eskild确实,爱死,这种,娘炮极了的,手工了。

Isak眼神死,抹了把脸,一手放在脑袋后面一手捂着眼睛,向后仰倒,任阳光穿过玻璃窗来到他的上半身。Magnas瞥瞥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这样为了自己能趋利避害而折磨自己的兄弟——他已经是个gay了为什么还要逼他更gay一点!然后Magnas给自己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才艰难地开口:“如果你实在不喜欢的话,我会跟Vilde说的…”

没有回应,Isak睡着了。
Magnas:“那我就当你答应咯谢谢你再见!”

当Isak被Even喊醒带回家之后他才发现Magnas火速向Vilde上报了他一厢情愿的决定,而Vilde火速敲定了几乎所有事宜,通知了所有人。

Even看他一脸“WTF”,问清来龙去脉之后反应平淡,“又不是情人节,为什么这么大意见?”
他说完这话就借着叼百奇解烟瘾了,Isak回过神来,坐到Even旁边,像只松鼠一样嚼着薯条。没精打采的,对比之下,更显得Even眉眼阴戾,而Isak青涩无知,足像个孩子。
“单纯不喜欢人多。”
烟瘾没有得到有效抒发的Even甚至还比不上Vilde善良,直接戳破了Isak的鬼话。
“但我们是在Party上遇见的,然后我们还遇见了好几次,在人多到爆的Party上。记得吗?”
Isak叹了口气,想转移话题。
“我去拿点番茄酱。”
Even挑眉,按住了Isak的胳膊,也扼住了Isak要起身给他拿像血一样的酱料的举动。
“Eskild想弄这个会。那就开吧,当我答谢他这些天对我的照顾。”

Isak翻了个白眼坐回原位,低声嘟囔:“我又没让他照顾你。”
Even看Isak有松口的痕迹,放心顺毛。他重新叼了根百奇,凑近Isak,一句话不解释就往Isak身上倒,Isak手忙脚乱撑住他,转头想发火,嘴里就被塞进一截甜丝丝的曲奇饼干。

于是就这么熄火了。

Even盯着Isak,像猎豹打量自己的猎物,又像花匠抚摸自己的花。
咔嚓咔嚓,那么一截百奇一点一点被分食。

于是又这么起火了。

“谢谢你Isak!你真是个小天…”
得到消息的Eskild开心坏了,第一时间回到家感谢终于松口的混蛋Isak。
然后就撞破了某些不可描述。

“……”
“好的好的,我把门关上了!祝你们开心!”

Isak俯在Even胸膛上骂了句脏话,还没来得及完全直起身子,就再次听到Eskild在门外实在是开心到不能自持的声音,顿时又被吓得实实坐了下去,幸好Even反应快,手扶住了Isak的腰,但收效不佳。

Isak:“嘶…”
Eskild:“我会给你们做一对儿你们的巧克力娃娃的!”

Even笑起来,目光追着Isak:“不用啦!我的娃娃正在我手里呢。”

评论(15)
热度(43)

© 我的坦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