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懒(x)桃也!需要抽打才能工作!
瞎几把写作种子选手!兴趣不定!欢迎唠嗑!
微博→桃也_温彻斯特打鬼热线

暮晨

苍旋第一次见到十月的时候,那家伙刚解决掉一伙吃霸王餐的家伙。

他的棍法使得炉火纯青又风流倜傥,苍旋有些惊诧这个冷僻马道边的茶舍里还能出现这样的人物,想来应是丐帮数一数二的少年英杰。

茶舍里冷冷清清的,除了苍旋就是几个贩夫,喝了几杯茶合着几口干粮,很快也就赶着上路了。老板再三向着那人作揖,感激地几乎声泪俱下。

“多谢少侠出手相助,小人家中艰苦不足为外人道……幸而少侠英武,为民除害,小人无以为报也!”

被夸赞的人大大咧咧地笑了起来。路上无趣,苍旋也不急着赶路,便在一旁默默瞅着,老板还没回过神来,那人就嬉皮赖脸地自顾自说起来,听着口音像是长安人。

“好说好说,不过行走江湖,这人情债我可不愿意背,这样吧老板,我吃你的一顿饭不给钱,咱俩就权当两清了,行不?”

说的还真跟公平买卖似的。

苍旋端起粗瓷茶碗来,一面掩住自己扫向老板惊愕的脸和那人桌上丰盛的菜品的视线,一面细啄着自己那杯不怎么正宗的贡眉,终是忍不住暗暗笑起来。

老板大概是个穷儒,很是尊崇知恩图报这套规矩,又或者只是见识了年轻人的武艺高超,不敢说不。总之,苍旋就看着那年轻人把他的棍子随意往桌子旁一撘,反身坐回长条板凳上对着一桌的菜喝着小酒哼着小曲。

少年终是吃饱了,就一把拽过那根棍子,也不似旁人,还拿葛布将其细细缚住,他就那么光秃秃地拎着那根近一人长的棍子出了门。

苍旋不久也出了茶舍,临走之前,除了在桌上留了自己的二十钱,他还多留了三百钱。

苍旋第二次见到十月的时候,他已经不再在马道上奔波,而是在长安城里稍作停顿,等着自己早就与人定好的一面盾。苍旋和那造盾的人颇有些交情,无事之时也会去找那人谈谈天喝喝茶。这天他带着一壶岩茶正往延乐坊走,又看见了几天前遇到的那丐帮少年。

那少年看起来比半月前潦倒了不少,原本干练的短打已经有些磨得认不出原来的样子,苍旋远远看见这少年左顾右盼地找着些什么,他正想上前问问的时候,那少年却又像是记起了些什么,一拍脑门就转身往后走,苍旋耳边似模像样地响起一声不辨真假的“啪”,他顿时觉得自己隔着这么老远都能感觉到这位小兄弟内心的懊恼了。

大概是走错了方向吧,苍旋失笑,倒真是像他会做的出来的事。

苍旋第三次见到十月的时候,那人正蹲在一座破庙里津津有味地吃着叫花鸡。少年还是那样一个随心所欲的少年,而他却不再是以往那个品茶呷花的他了。这身黑甲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他的几缕长发就随风散落在脸侧。他这辈子也唯有此时此刻狼狈至此。

那人却是瞬间露出了喜色,“你!我知道你!半月前我还去长安寻过你,如今你这是?”

苍旋苦笑了下,开口道:“小兄弟还是莫问的好。在下这几日颇不走运,祸事不断……”

青年一手撕鸡一面听他絮叨,过了会儿总算抓到了要点,“所以你现在被人追杀无处可去?”

苍旋点了点头。

青年“哦”了一声,伸手递给他一只鸡腿,然后语气古怪地开口:“那你就跟我一起混吧。”

苍旋后来才知道那种语气叫“喜滋滋”。

“你看,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说了,我行走江湖向来不愿背人情债,今后你跟我混,就当我还你那日三百钱的恩情。”

青年边说边挤眉弄眼,似乎这是笔很公平的交易似的,如同初见那日无差。苍旋近日来第一次感到轻快的情感逐渐蔓至心头。

鬼使神差地,他说:“好。”

“我生在十月傍晚,自称十月暮。今后你也不必喊我大哥,便直呼十月即可。”

“你如今情形既这般危难,还是换个名号的好,莫要意气用事,讲究那些竖儒的大丈夫行不更姓坐不改名,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此言至善也,你意下如何?”

“十月所言俱是好的。”

“那便叫我六月晨吧。”

而后再无苍旋,唯有六月晨。

评论(2)
热度(1)

© 我的坦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