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懒(x)桃也!需要抽打才能工作!
瞎几把写作种子选手!兴趣不定!欢迎唠嗑!
微博→桃也_温彻斯特打鬼热线

浴霜 · 三


余莎莎进了教室把书包放好早读铃就响了。
罗双的位置空着。

早读下了,过五分钟就接着上课。
两节课过去,余莎莎睡得心有不甘又无能为力。出早操之前,学习委员郑诗娇喊住了余莎莎,说班主任让她去一下。
余莎莎心里明白了点,看着郑诗娇堆出来的笑心里突然又堵了起来。
自嘲是个学渣,和别人趾高气昂地当你是尘埃,还是有区别的。

小张老师年龄不大,待人接物却不比老教师们差多少。
她跟老教师不一样,老教师发现学生身上的问题凭得更多是人生直觉,她凭得更多是教师心理学的理论知识。安排罗双和余莎莎在一组的时候可以把俩人一起叫来办公室,但是牵扯到学习问题了,尤其当两人之间的差距过大的时候,班主任还是觉得得分别跟她们谈。
毕竟现在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内里脾气估计都不小。

原本她想先找罗双谈谈的,罗双成绩好,从特优班出来了学习成绩也不见下降,可见学习上是真的有一套。不过缺陷也明显,就是冷,跟个刺猬似的。转来班上一个月了,没见和谁来往过,也没见以前班上有人来找她一起玩。
余莎莎和罗双不一样,人缘好,人品也不错,就是理科成绩总上不去。
她原本只是想临时把两人凑一对,现在却想着不然就这样吧,让两个人互相学习彼此的优点,互相调和一下各自身上的不足。

但是罗双没来,所以她就先喊来了余莎莎。
余莎莎进来喊了声“小张老师”,冲她一笑,笑完就不说话了,平日里跟她没大没小的,这会儿却只乖乖站那等她训自己。
小张老师不急着说正事,先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余莎莎盯着自己鞋尖喃喃:“知道…我这回没考好…”
“那你觉得是你的原因,还是罗双学习不带你的原因?”
余莎莎:“???”
余莎莎有点摸不着头脑,甚至觉得小张老师这话严重了。就算她现在和罗双是一个小组,但这小组最开始就不是人家罗双自愿要和她组的呀,而且起初说是让她带着罗双融入新集体,她瞧着这一个月过去了,罗双也没见融入进来,更像是她失职了。
余莎莎在小张老师的视线里结结巴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个差不多,到最后都没敢看一向平易近人的小张老师。
小张老师倒是笑着嗔她:“这么害怕干嘛?我知道你没讨厌罗双就行了。我觉得吧,你要是不同意可以反驳:罗双她虽然冷了点,但学习上肯定还是有方法的,尤其是理科。你和她既然是一个小组的,有不会的就要抓紧问。多做题,理科知识就得做题……”
余莎莎“诶诶”地应着。
最后小张老师以“早操快结束了”作了结语,赶听得有点迷糊的余莎莎回去上课,等余莎莎走到门口了,她扬声嘱咐:“等会儿别再睡着了啊。”
办公室其他老师听了都“噗嗤”一声,羞得余莎莎夺门而出。

余莎莎早上剩下的两节课着实没再睡了。她回教室了倒是清醒不少,不过也没听课,脑子里都是不停捣乱的思绪。小张老师一直跟她说让她有不会的就请教罗双,可是罗双这人天生一张“别来烦我”的表情,真能好心教她?
唉…难不成要追着罗双强迫人家教自己?
余莎莎思虑半天,最终决定还是先自学吧。
做题!有什么难题是做不出来的呢?如果有,那就多做几遍!

下午的时候罗双终于来了,感觉费了好大劲似的,头发上挂了几片残破的树叶,衣服上还有黑痕,嘴角也破了,眼神比往常阴郁了不少,简直就是两滩黑色泥沼,没光。
余莎莎原本就心里挺怵罗双,现在尤甚。虽然这样的罗双瞧着比班草还有男人味……她坐罗双旁边,不至于战战兢兢,但也是不敢妄为的,干什么的静悄悄的。
太静了就容易瞌睡,她早上才吃了小张老师的亏,下午又没控制住自己,困得直接厥过去了。
虽然她睡觉安静,隐蔽技能点高出班里同学的平均值,但不料她同桌罗双上着上着课突然就开始流鼻血。跟老师打了报告,老师挺关心罗双,还让同桌扶她一起去,没想到她这个同桌睡得挺香,一点不知情。这时候还依旧坚挺在课堂上而且坐在周围对事情发展一清二楚的同学就开始哄笑起来,余莎莎有点被吵醒的趋势,头不自觉地往手上靠,要靠手臂把自己的脑袋撑起来。

罗双就静静等着,一句话都没说,坐那微微仰着头,手捂着鼻子。终于老师也看不下去了,恨铁不成钢地让周围同学把余莎莎拍醒,还跟罗双说,让她带余莎莎去,冲凉水的时候让余莎莎也冲冲脑袋,把自己弄清醒了再回来上课。

余莎莎一天之内因为困觉被两个老师或调笑或训斥,有点哭笑不得,羞愧难当,最后还感叹了下自己运气太背。
说是扶罗双去厕所清理,她过去的路上都没机会扶,全顾着赶上罗双的脚步了。
等到了厕所,罗双手上的血迹都清理过了,在那俯着身子拿水冲脸。余莎莎浑身摸了摸,捏出几张纸,看准时机递了过去。
罗双接了,道了句谢,把余莎莎吓得不轻。
余莎莎忙道:“没事儿没事儿,应该的…刚刚不好意思啊,我睡懵了,耽误你了…”
罗双:“嗯。”

这话没法接啊,余莎莎一噎,转而关心罗双止住鼻血的方法,叽叽喳喳的,但不惹人厌烦,“你这样鼻血止不住的,你试试用凉水拍后颈?还有额头,哎我来帮你吧?……算了我不够高,你自己试试吧,会好得快一点。”
罗双反应平平,但是顺从地听取了她的建议,过了会儿果然好了许多。两人就回去了,回去之后罗莎莎再不敢睡了,周围人还挤眉弄眼地朝她笑,她恶狠狠地瞪了回去。下了课好多人来揉她的脑袋,都说她太不听话了,居然没像老师说的那样洗一洗脑袋。
她气鼓鼓地胡乱回嘴:“还洗什么洗啊!?再洗脑袋里的水就更多啦!”
全场爆笑。一时之间全班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晚自习前大部分学生是不回家的,因为本来间隔时间就不多,好多家住得远的学生就在学校附近吃饭,然后回教室继续学习。罗双和余莎莎都是这样,只不过罗双是真学习,余莎莎,不说也罢。

晚自习前罗双被小张老师叫去做思想工作,说了几句关心生活的话都没奔主题。罗双知道小张老师接下去要说什么,无非就是想她带带余莎莎的学习,但主要还是要保持住自己的成绩,年级第二,很出色了之类的。这种谈心形式的单方面对话她在原来特优班的金老师那里来过不少次,大多数都是废话。
小张老师瞅罗双那掩藏得很好的学生式厌倦,微微一笑说:“罗双,我觉得你可以和余莎莎学一下怎么交朋友,她性格很不错,你能学到很多的课本上不讲的东西的。你以后上了大学,步入社会,有朋友、朋友多,会交朋友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毕竟,独行快,众行远。”
小张老师见罗双敛了表情的脸,有些不放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罗双站起身,“我知道老师您的意思,只不过我走再远都没用。”
说完顿觉失言,看小张老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是张口许诺,“您放心,我会帮余莎莎把学习提一提的。”
说完鞠了个躬,没等小张老师开口再讲什么就走了。

罗双回去,走到门口没在外面瞅见余莎莎,进去一看,余莎莎趴在桌子上好像在写什么的样子。
她往自己的位置走,正走着,刘梦突然插到她前面。罗双知道她是谁是因为余莎莎有时候会和刘梦下午一起去吃饭,课间时候这个女生也老来问余莎莎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小卖部买吃的,结局多半是余莎莎陪她去了,买回来一堆余莎莎根本吃不完的零食。罗双目测了下,刘梦比她起码矮十厘米,宽一倍,得有一百三十斤,这会儿突然漂移到她前面,把不喜欢跟别人挨得很近的罗双生生逼退了几步。

刘梦把脑袋凑到余莎莎桌子前,人到声到,声音不高,但听着特别惊奇,“哟!学习呢?”
余莎莎被吓一跳,心虚地默默捂住了自己算了好久都没算出来的物理题,干笑了一声正准备应声,就听见她同桌罗双那冷硬又微哑的嗓音从刘梦的头顶传来,“她学不学习,关你屁事。人长得宽,管得也宽?”

评论(6)
热度(11)

© 我的坦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