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懒(x)桃也!需要抽打才能工作!
瞎几把写作种子选手!兴趣不定!欢迎唠嗑!
微博→桃也_温彻斯特打鬼热线

一个存稿


夜风呼啸,迂回到莱恩身边时却只剩些微不足道的力度,堪堪把铁炉里木柴上的火苗撩动。
他僵立在绘着雪豹纹饰的营帐旁,惴惴不安地数着秒数,像个发条卡壳的锡制士兵。

莱恩有些紧张,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他默念了几遍“没事”,刚开口准备问营帐的主人是否准备好一起守夜了,詹姆斯就撩开了屏障一般的帘子走了出来。
几乎是同一瞬间,双方注意到了彼此,詹姆斯碧绿的眼眸像一片柔波潋滟的海,不由分说困住了莱恩。

莱恩觉得自己原本就难听到可怜的声线几乎像今夜的风一样干瘪,或者更加令人难堪,他全然忘了自己之前准备好的一气呵成的敬辞,在几秒寂静的对视之后,他慌忙移开视线,生涩地打起招呼:“晚上好,利奥波德大人。”
詹姆斯笑起来,“别那样叫我,你会让我以为我远在洛赛城的父亲也要特地来参加今晚的守夜。”
“……我很抱歉,大人。”
“事实上,”詹姆斯挑眉看着僵硬的莱恩,打趣道:“你应该叫我‘主人’。”

和詹姆斯·利奥波德一起守夜是一种说不清好坏的经历。
利奥波德家次子的教养令莱恩无须担心以往所有所要设防的恶言中伤和暴力横行,他有美好的品貌,不俗的谈吐,当然,如果他可以大发慈悲,不要时不时地状似无意一般,抛出一个莱恩无法接话的话题的话,莱恩觉得自己会更喜欢这位年轻贵族的。

在詹姆斯提供出主人和詹姆斯两种称呼之后,莱恩折中了一下,选择了“利奥”。
詹姆斯几乎是没什么反对意见地立即接受了,并表示“我能理解,因为我的小妹妹三岁之前也是这样喊我的。”

他们从纹着利奥波德家族族徽的营帐出发,一直步行到塔楼。
王都的塔楼更多是一种情报的传递所,当敌人进军王国任意一角的时候,塔楼能比渡鸦更快地收到封地御敌的情况。

莱恩之前听埃尔向伊莉丝抱怨过塔楼上的温度,等他登上了塔楼之后才真切明白埃尔不是在习惯性撒谎。
他生起火,火苗像会立马断掉一样来回晃动,橘黄色的光映着一轮弦月,天上没有星。

“你有没有出过城?”詹姆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上了塔楼来。
“当然,”莱恩抬头看看他,有些莫名其妙,“在我小的时候,伊莉丝还住在城的外围,艾尔去见她的时候,我会偷偷跟着。”他说完又补充道:“埃尔,埃尔弗里德是我的养父,伊莉丝,是埃尔的……”
“我知道他们的关系,”詹姆斯勾唇笑了笑,“除了王城的外围呢,你去过更远的地方吗?”
“比如说……?”
“比如说洛赛城,利奥波德家族栖息之地,林德加尔,凯尔森家族栖息之地,尤瑟里,尼达姆家族栖息之地……”
莱恩顿了片刻,“我从未去过这些地方。”
事实上他几乎从未听过这些陌生的名词。伊莉丝或许知道这些,但她从不告诉莱恩。埃尔懒得管他,更不会闲到给他讲王城之外的,莱恩永远接触不到的世界。
“你应该去看看,”詹姆斯给他指,“北边是利奥波德家的封地,冬天的时候你可以在洛赛城看到雪做的玫瑰花,跨过塞恩斯伯里河往西是尼赫迈亚,奥尔维辛家的封地,他们那里盛产溪果和美人。东边是尼达姆家族的封地,传说尤瑟里海的尽头就是这世界的尽头……”
莱恩有些好奇地打断了詹姆斯,“您都去过吗?”
詹姆斯沉默了一两秒,“没有,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
莱恩觉得这话有些莫名其妙,直到詹姆斯开口解释,“五大家族的人,当然,除了泽卡赖亚家,直系血亲们很少能有自由行走在博尔思利亚的机会。”

评论(3)
热度(5)

© 我的坦林 | Powered by LOFTER